金属穿线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金属穿线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都市聊斋之换命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7-15 11:26:35 阅读: 来源:金属穿线管厂家

那个老乞丐尽管衣衫褴褛,却很干净,每天坐在这个僻静的拐角处,面前放一个罐子,任廖瘳无几的行人向里面施舍他们的同情心。

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,只是每天下班都要经过那里,来去匆匆之余偶尔会注意到他。

那天,我们公司广告部的同事,那个脾气暴躁的王胖子不知怎么着,经过老乞丐身边时,把他的罐子踢翻了,硬币和纸钞到处都是。王胖子连声对不起都没有说,扬长而去。我在他身后看到了这一切,看到老乞丐佝偻着身子,好象不良于行的样子,我走过去把满地的零钱都捡了起来,放回到老乞丐的罐子里:“老人家,不好意思,刚才那是我同事,我代他道个歉了。”老乞丐个头不大,声音倒很洪亮:“没什么,我不跟快死的人计较。”我听了一愣,以为只是老乞丐的气愤之下咒人之语,因为还有事情要做,就不暇多思,离开那里。

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发觉我感冒了,全身无力,酸疼难耐,只能请假不去上班。正好城市里刮起了沙尘暴,我乐得逍遥。一共请了三天的病假,待身体好的差不多了,我挂念着手头还未结束的工作,急忙赶赴公司。

一进办公室,就看到几个同事窝在一起,窃窃私语。一看到我这个上司进来,马上都各归原位,开始工作。“各位,发生什么事了,大清早就讨论,能不能让我听听啊。”多嘴的小刘告诉我:“广告部的王胖子死了。是前天刮沙尘暴时,大风把一个广告牌刮了下来,正好砸在他头上,听说在去医院的途中死了,你说他多倒霉啊。”

我悚然一惊,“我不跟快死的人计较。”那老乞丐的话突然又在我耳畔响起,他说的正是王胖子。是巧合?或是诅咒?

我匆忙结束了手边的工作,近中午时分,我没有吃饭,跑到老乞丐那里。他正在闭目养神,我仔细观察着他,也没什么特殊的。我小心翼翼打量他半天,除了满脸如刀刻的皱纹,再无特别之处。他突然睁开了眼,吓了我一跳,好清澈的目光,我以为如此清澈的眼神只会存在于天真无暇的儿童眼里,没想到这老乞丐的眼神竟然也会这样。

我是比较相信怪力乱神之说的,心里猜测这老乞丐可能是位风尘异人。“老人家,你前几天说我同事,就是那个踢你罐子的人是快死之人,果然他昨天死了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他哈哈大笑:“小姑娘,我只是胡言乱语,怎么可以做真。”再随我怎么询问,他就是一言不发了。我悻悻而去。(www.guidaye.com鬼故事)

以后的几天,我思前想后,总觉得这老乞丐不简单,看小说看多了,书上总说这类异人不好交往,怎么办?我突然想出了一个馊主意。

提着一瓶烈性白酒和一包卤菜,我心怀鬼胎又来到老乞丐那里。看到我手里提前的东西,老乞丐眼光一亮,我递给了他:“老人家……”我窘迫的说不下去,他嘿嘿一笑,把东西接了过去:“小丫头,倒是很会贿赂人啊。”看着这老头慢条斯理的吃东西,我觉得他很有意思,好象个老小孩。

老乞丐吃完东西,擦了擦嘴,“小丫头,你想干什么?”我嗫嗫着说不出话来,我突然忘了我来找他的本意。他略为考虑了一会儿:“那你以后来,我给你讲故事吧,我满肚子的故事,总会有你喜欢听的。”

怪异的老头儿,居然要给我讲故事,我转念一想,且听几次吧。以后每次来看他,都听老乞丐高谈阔论,讲一些他年少时闯南逛北的奇闻异录,也让我这个生长在都市之中的井底之蛙增长了许多见识。一来二往,我们这形象差异如此之大的一老一少,竟然也成了往年交。

这天,他对我说:“我早上算了,今天有场小小的劫,不过会有贵人帮我的。”“算?用什么算?易经?八卦?或是什么我不知的东东?”我在心里暗想。

一阵尖锐的躁音,打断了我的思考,我回头一看,天啊,一辆好象失去控制的汽车从马路中心直冲着我们驶来,一会的功夫可能就要冲到路基上压到我们,我吓的不知从哪来的力气,拖着老乞丐就向后面跑,可怜平时缺少锻炼的我,竟然拖着百多斤的老乞丐几米之远,那辆车撞到了离我们不到一米的电线杆上,轰然停下。

那老家伙只擦破了点皮,对着惊吓过度瘫倒在地的我嘿嘿直笑:“贵人啊,贵人。”,我都没有力气破口大骂那个醉酒的司机。对着老乞丐小声嘟囔:“我还贵人呢,差点变死人了。”

这场惊吓让我休息了两天。然后,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老乞丐的秘密挖出来。抱着这个念头,我又跑老乞丐那里了。

哪家专业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

茂名治包皮过长医院

检查不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