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属穿线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金属穿线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彭泽棉农今年又纠结了家家户户棉花堆成了山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3:48:43 阅读: 来源:金属穿线管厂家

彭泽棉农今年又纠结了家家户户棉花堆成了山

是卖不出去还是在等待什么?

棉价低贱,棉农惜售,棉花家中堆积如山。

农田里还有许多未摘的棉花。

棉农鲍大云正在田间摘棉花。

记者 马莹 涂雪婷 文/摄

今年是个好年份,该下雨的时候下雨,该天晴的时候天晴。彭泽县棉船镇复排村棉农张小勇说,今年他家的棉花丰收,亩产达500斤,质量也比去年好,但我宁愿像去年那样一亩地收350斤,这样反而不会亏本。

事实上,彭泽不少棉农有着与张小勇一样的想法。原因很简单,去年籽棉收购最高价为4.5元/斤,而今年籽棉的收购价仅为3.2元/斤。不仅收购价格下降,直到11月中旬,也很少有人上门收购棉花。当地几乎所有棉农家里的棉花都已堆积成山,他们一直在观望,等待棉花价格上涨或政策性补贴。

棉贩改行:1斤棉花只赚4分钱,还倒贴油钱

陈军(化名)从事棉花收购生意已经有十多年,但他却表示,今年是他最后一次收购棉花,明年他就要从事别的行业了。改行原因则是:棉农认为籽棉收购价过低,不愿意卖;棉花加工厂认为棉农要的价高了,不愿意买,两者僵持之下,陈军的生意也就不好做了。

往年,陈军都是将从棉农那里收来的籽棉装车后运往扎花厂,但今年,他往棉农家跑了几趟,最后都是空车而回。今年籽棉收购价为2.8~3.2元/斤,而价格低于4.0元/斤,很多棉农不愿意卖。陈军说,作为中间商,棉贩子也因棉价变动而不断压缩利润空间。

按照目前的籽棉收购价,转手卖给棉花加工厂,每斤籽棉也只能赚4分钱。陈军说,为了收到棉花,他一天往往要跑几个村,光是油费,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由于棉农惜售,一天下来,他连油钱都挣不回来。

也正因此,陈军进村收购棉花的次数也明显减少。江西鄱阳湖棉花交易市场是彭泽县的棉花储存仓库之一,平时为彭泽轧花厂储存、周转加工好的皮棉,为长江中下游棉花物流园做储备。但直到现在,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棉花加工厂的消息。去年这个时候,彭泽县棉花加工厂的籽棉差不多收到60%左右,但是今年,他们收到的籽棉估计还不到20%,所以到现在,我们这也没有开张。该市场总经理叶天宝说,实际上,彭泽还没有开秤收购籽棉的棉花加工企业不再少数。

棉农惜售:没有4元/斤,肯定得亏

棉船镇是彭泽县棉花种植大镇,一直以来该镇棉花种植面积都在全县排名第一,农民的收入主要靠棉花。只要棉花收成好,农民一年就会有个好收入。今年,张小勇种了40亩棉花,由于天气较好,今年棉花收成很好,亩产由去年的350斤提升至500斤。可还没等张小勇高兴几天,棉花收购价格就让他心一凉。籽棉收购价为3.2元/斤,而去年为4.2元/斤左右。

棉花的成本投入并不高,棉种、农药、化肥这些加在一起,一亩地只要600元,但是人工成本太高了。张小勇算了一笔账,打棉苗营养钵、移栽和采摘棉花时都需要雇工,一人一天就是100元,而一亩地最少需要6个人工,总体算下来,一亩地的总成本约为1300元。按照亩产500斤籽棉计算,籽棉至少要卖到2.6元/斤才能保本。按照目前籽棉最高收购价3.2元/斤计算,一亩棉花张小勇才赚300元。加上我们夫妻俩的人工,这一年算是白干了。张小勇说,自己家已经摘了1.6万斤棉花,房间里堆满了棉花,而且还有近4000斤的棉花没有摘,但他和村里其他人一样,暂时还不想出售,希望等到棉价涨一点再卖,最少也要4元/斤,我才不亏本。

与张小勇一样,棉船镇日星村棉农鲍大云家中的两个房间里,棉花都被堆得像小山一样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家摘好的棉花都卖掉了,但是今年,我一斤都没有卖。今年鲍大云将家中的8亩全种了棉花,还租了17亩地用来种棉花。每亩地的地租就是400元,加上尿素、农药等,一亩地得1200元。鲍大云说,不是没人上门收购,而是价格太低了,大家都在观望,舍不得卖,去年25亩棉花我赚了2.5万元,按目前收购价,今年只赚1万多块钱,跟外出打工的人,完全没法比。

棉企缺棉:跨省购低价棉暂解燃眉之急

棉农惜售,棉企显得也很无奈。彭泽大丰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叶玲向晨报记者表示,现在市场价不高,所以我们收购籽棉的价格也就提不上去,而棉农看到这么低的价格,也不愿意出手。我们收了几次但收不上来,干脆就不收了。

叶玲算了一笔账,如果按照棉农期望的籽棉收购价来收的话,他们每吨棉花差不多要亏损近6千元。现在棉花的衣分率为33%~42%,取中间值37%,也就是说要产一吨皮棉,我们需要2.7吨的籽棉。叶玲说,如果按照棉农期望的4元/斤的价格收购籽棉,生产一吨皮棉就需要2.16万元,而市场上品级最好的皮棉价格只能卖到15642元/吨。这一进一出,就可能亏损近6000元。

叶玲介绍,今年国家取消了国库储备政策,加工好的棉花,得由棉花加工厂自己联系棉纺企业,才能卖得出去。由于所有的市场风险都得由工厂买单,所以能用越低的价格收购籽棉,对于棉花加工厂来说,是最乐观的期望。

一边是棉农不愿意卖,一边是棉花加工厂等着开张。无奈之下,彭泽部分棉花加工厂只好奔赴湖北、安徽等外省收棉。据悉,湖北、安徽等地的棉花种植面积较小,籽棉收购价为2.8元/斤,不仅低于彭泽本地去年的收购价,而且低于彭泽当地今年的收购价。但由于产量不高,外地采购根本无法满足本地棉企的需求。本地棉农不卖,棉纺企业又催得急,我们只有到湖北等地收棉花。但叶玲表示,外地籽棉质量没有本地好,量也不大,只能说是暂时解解燃眉之急。

棉农棉商同观望补贴发给谁是焦点

大家都在观望,看今年种植棉花,补贴怎么发放。现在,张小勇每天在家都会看新闻,通过互联网查看棉花价格走势,关注棉花补贴的发放情况。

从今年4月起,全国取消棉花临时收储政策,生产者按市场价格出售棉花。取消临时收储托市后,国家将逐步推行以目标价格差价进行补贴的政策,来引导棉花生产,并已在新疆实行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。为了让棉农放心售棉,国家于11月4日落实棉补政策,内地补贴范围为江西、山东、湖北、湖南、河北、江苏、安徽、河南和甘肃9省,2014年度补贴标准为2000元/吨,以后年度的补贴标准以新疆补贴额的60%为依据,上限不超过2000元/吨。

叶玲表示,目前,彭泽多数棉花加工企业宁愿和棉农一样等待棉花价格的回升,或者政策补贴迅速发放到位,也不愿意轻易开秤,独自承担市场风险。

对张小勇和鲍大云等棉农而言,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补贴怎么发放。如果能直接发放到棉农手上,那么一斤籽棉国家将补贴0.4元,收购价将从3.2元/斤变为3.6元/斤,虽然仍低于去年同期,但对于棉农而言,一年至少能多几千元的收入。

我今年还种了20亩的杂粮,一亩杂粮能赚1000元左右。如果棉花收购价始终上不去,明年我估计只会种20亩棉花,剩下的地全种杂粮。张小勇说,如果等到明年3月份,棉价还是涨不上去,他只有把家里的棉花贱卖,明年改种杂粮了。

淄博订制防静电工服

内蒙古劳保工服制作

青岛订做西装

太原制做职业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