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属穿线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金属穿线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日欧央行接棒放水中国定向宽松政策或延续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4:29:36 阅读: 来源:金属穿线管厂家

日欧央行接棒放水 中国定向宽松政策或延续

美联储退出QE,日欧央行却接棒QE“放水”。继日本央行意外宣布扩大宽松货币政策之后,欧央行祭出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也再度被提及,美联储主席耶伦(Janet Yellen)更是喊话欧央行,强调后者进行诸如QE购债的非常规性行动势在必行。

由此可见,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的背离格局似乎愈发明显,各国新一轮货币政策竞赛一触即发。这对中国货币政策影响几何?受访经济界专家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美联储以及欧日央行上述举措将助美元走强,同时也可能带动人民币走强。而从央行11月6日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来看,年内货币政策或将延续定向宽松。

“后QE”再发酵

随着美QE宣告结束,日央行却加大力度“放水”,而欧央行进一步宽松在即。这在业界人士看来,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背离格局似乎愈发明显,货币战争氛围正逐渐升温。

10月31日,日本央行发布了10月利率决议声明,意外将每年基础货币的宽松规模扩大至80万亿日元,而此前目标为60万亿~70万亿日元,同时还增加了年度日本政府购债规模30万亿日元。

该消息一宣布,就引发金融市场连锁反应。数据统计显示,美元/日元迅速跳涨百余点,并刷新六年高位110.68。同时再度提振美元指数暴涨20余点,并刷新三周高位86.47;黄金跌幅则超过2%至1167美元,创4年来最低。日本方面,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则扩大涨幅至5.09%。

与此同时,欧央行进一步宽松在即。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11月6日表示,欧洲央行将很快开始购买资产担保证券(ABS)。11月12日,德拉吉再次重申,“若当前刺激措施不能推升通胀,中期通胀前景恶化,欧央行将对新行动持开放态度,包括推出非常规措施。”

“欧洲央行宣布维持利率于纪录低点符合预期。会后德拉吉表示央行决策者均同意在必要时采取进一步政策行动,内部工作人员正在为未来可能采取的行动做准备。欧洲央行目前仅购买银行ABS与抵押贷款的资产购买计划,难以达到有效扩张资产负债表的目标。”银河证券潘向东对本报记者分析称,在通缩风险不减的情况下,欧洲央行可能在12月开始实施购买主权债券的QE举措。

中信期货有分析师对此指出,各国央行都在为新一轮的货币战争做准备,但这次各国央行的明争暗斗不是为了促增长,而是为了防通缩,通过贬值把本国的通缩出口到其他国家。从欧元区到欧洲周边各国,再到日本乃至新兴经济体,通胀走低已经成为笼罩全球的阴影。

各国央行政策的显著分化将继续对美元构成支撑,同时也对中国有一定影响。

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,“日本等国家央行的宽松举措会令美元走强,这样可能带动人民币同时走强。因而,未来在QE退出的情况下,可能不会出现资金流出,人民币或出现与美元同步走强的趋势。”

近几个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已连续走强。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计算,第三季度,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升值4.50%,实际有效汇率升值4.97%。

不过,有经济学家亦称,人民币未来进一步升值的空间或有限。瑞银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分析表示,虽然内需疲弱和隐藏在出口项下的套利资本流入推高了外贸顺差,但预计资本账户将陷入逆差。因此,瑞银预计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会增大。

央行宽松或可期

对于四季度货币政策的走向,李奇霖对记者称,“在外汇占款同去年相比有所减少的情况下,未来货币政策可能仍将保持定向宽松。”

记者注意到,央行在11月6日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备受业界关注。而是否会降准、降息是本次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最关注的问题。

对于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,包括李奇霖在内的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解读称,央行虽对全面降准、降息仍有所忌讳,但货币宽松周期并未走完,定向宽松和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仍是未来主要着力点,考虑到银行风险偏好收缩,央行将更加致力于降低流动性停留在基础货币的时滞。

实际上,今年以来,央行已通过公开市场操作、再贷款、定向降准、PSL(抵押补充贷款)、MLF(中期借贷便利)等各种工具注入流动性。

央行在报告中披露已通过MLF注入7695亿元流动性。在业界人士看来,央行通过MLF注入7695亿元流动性,已相当于全面降准0.7个百分点。而MLF与SLF(常备借贷便利)相比期限更长,并且存在到期之后继续展期的可能,因而通过MLF注入流动性的效果将更为有力和持久。

汪涛预计年内央行可能会更多使用MLF一类的流动性“微调”工具,并试图加大此类操作对银行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,但短期内实施降准、降息等全面宽松措施的可能性较小。除非跨境资本大规模外流导致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突然收紧,短期内全面降准的必要性并不十分突出。

不过,虽然短期内降准、降息概率小,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明年却有必要出台此类举措。

汪涛预计,2015年底前将降息三次,理由是当前增长处于“弱平衡”格局,内生动力匮乏,风险仍趋下行。而随着未来增长形势进一步恶化,预计央行将通过三次下调贷款基准利率以降低实际利率,防止不良贷款激增。“未来一年随着美联储加息、美元升值加剧跨境资本波动,央行在面对资本大规模外流的冲击时也有必要考虑降准。”

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认为,“如果到明年,外汇占款还是持续的负增长,届时降准将提上日程。”

不过,也有券商分析师持不同观点,从央行当前的态度来看,2015年央行货币政策定向操作的框架可能不会有太大变化,普遍降准的可能性较小,而不对称降息,即降低贷款侧利率的可能性较大。

对于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主要思路,央行三季度的报告与二季度的相比大体内容描述相似。不过,报告在阐述未来货币政策基调时出现一些措辞的变化,即在“适时适度预调微调”前加上了“根据经济基本面变化”,变“增强调控的预见性”为“增强调控的灵活性”,变“营造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”为“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”。在汪涛看来,这些措辞调整或为未来的政策动作埋下伏笔。

四川聚氨酯地坪漆

湖南尾矿提取设备

陕西大型抽沙机